代孕生育
网站文章
无缘抚养权,为澳籍华人代孕的女孩败诉了
来源:http://www.yuebuyue.cn  日期:2019-07-10

  为救代孕母亲,她签合同替人代孕

  2008年5月的一个夜晚,租住在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的何兰下班后,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。父亲在电话中焦急地告诉她:“你母亲需要几万元做手术。你快想想办法。”

  挂断电话,何兰一阵揪心地疼,从哪里筹到这么多钱呢?她一筹莫展。正当她急得抓耳挠腮在QQ上翻找可以借钱的人时,突然,一个“诚征代孕女子”的网页弹了出来。

  “代孕?”何兰平日隐约听人说起过,可过去,她对这些事是一笑置之的。但今天,她却点开网页仔细地看了起来:

  发贴的人自称欧达,他和妻子在澳大利亚经过二十余年的奋斗,有了可观的收入,可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孩子。后来经过商量,他们决定请人代孕。这种方法在国外比较流行,即用男方的精子和捐赠者的卵子培育出胚胎,然后再将胚胎植入另一名有生育能力的代孕女性的子宫内进行孕育。于是,欧达在国内网站上发帖寻找代孕者,他在帖上详细写明了他的要求,并许诺给代孕女子10万元的报酬。

  看完帖子,何兰发现自己和欧达的要求基本符合,想着病床上的代孕母亲,经过几天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她给欧达发了电子邮件。发完邮件的第二天,何兰就接到了欧达打来的电话。

  此后,何兰几乎天天都接到他们的电话或是网上视频邀请。通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后,求子心切的欧达和何兰约好了见面的时间,从澳大利亚来到中国和何兰第一次见了面,并签订了《代孕协议》,其中包括欧达承担她代孕期的所有费用,以及另外支付代孕费10万元等,还注明孩子出生后,何兰没有小孩的抚养权,孩子归欧达抚养…… 最后,双方在上面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姓名,并按上了鲜红的手印。为了不让远房亲戚和同事知道,何兰谎称身体不适需要休息一段时间。欧达为她租了一套设施齐全的房子,让她安心地生孩子。

  2008年8月,医院将欧达的精子和一位不知姓名、身份的代孕女性的卵子,成功地培育出胚胎,然后再将该胚胎植入何兰的子宫内。那一刻,何兰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,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,但想到代孕的钱可以让母亲治病时,又咬咬牙准备坚持。

  45天后,何兰去做了B超,结果显示她的子宫内可见胎心跳动,这个结果让欧达放下心来,他决定先返回澳大利亚,并一再嘱咐何兰:“你不要节省钱,你要多吃有营养的水果、蔬菜、鱼类、肉类、鸡类,不要做其他事,只要散步就可以了。一定要保持愉快的心情。”何兰答应着,内心却涌动着一股无法言说的复杂情绪。

  拿到欧达预付给她的5万元钱,何兰第一时间汇给了母亲,她不断叮嘱父亲:“不要吝啬钱,治病要紧。”当父亲问她从哪里这样快拿到这些钱时,她有些心虚地解释:“我……我找单位借的钱。”父亲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地说:“孩子,犯法的事你千万不要做,你不能给俺家丢脸啊。”“放心吧。”她安慰着父亲,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。

  疼爱孩子,想方设法占为己有

  随着代怀孕月份的增加,何兰的反应开始强烈起来,在国外的欧达,也十分放心不下孩子,每隔几天就给何兰打来国际长途,询问何兰和小孩子的生长发育情况。2009年5月底是何兰的预产期。5月初,欧达和妻子就早早赶来中国陪何兰等着分娩的那一刻,5月24日,何兰顺利产下一个3.6公斤的男婴。

  欧达和妻子看到孩子的那一刻欣喜若狂。他一把抱住妻子:“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孩子了,我们要做爸爸妈妈了。”何兰看着一脸幸福的他们,心里也有些激动,再看看躺在身边的孩子,想着自己之前怀他时所受的苦,也心甘情愿了。她对欧达夫妇说,孩子就取名虎子吧,虎头虎脑的意思,欧达夫妇连连赞同。

  一周后,何兰出院了,欧达告诉何兰:“我们明天带孩子回澳大利亚。” 听说他们马上要带孩子走,何兰的心猛地一沉。

  和孩子相处仅一周时间,何兰已有些离不开了,可是她明白自己只是代孕,她不能把孩子强留在自己身边,可是她突然想到孩子太小,需要母乳喂养时,决定和欧达武汉代孕建议一下。欧达听她说得也有道理,只好再多呆几天,让儿子再多吃两天母乳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中,何兰看着孩子痴痴地想:要是他是自己的孩子该多好啊。

无缘抚养权,为澳籍华人代孕的女孩败诉了

  几天后,欧达夫妇再次提出要接孩子回去。第二天一早,何兰依依不舍地把孩子送到他们手上,没想到孩子大声地哭了起来。欧达夫妇从包中拿出牛奶,递到小孩子嘴里,他不仅不吃,反而哭得更加厉害了。何兰只好抱着他陪欧达夫妇一起去机场。

  要登机了,欧达的妻子从何兰手里准备接过孩子时,孩子又哇哇大哭起来,何兰也不忍心让孩子就这样走,看到孩子在欧达妻子怀里边哭边舞动着小拳头,何兰假说再喂孩子一口奶,便把孩子又抱回自己手中。她眼泪汪汪地看着欧达夫妇,情真意切地说:“这孩子好可怜啊。我再喂孩子半年吧,都说母乳喂养的孩子健康。那时,我再把孩子还给你们。”欧达夫妇看着趴在何兰怀里乖乖蜷着的孩子,思虑片刻后终于点了点头。

  在欧达夫妇离开后的几个月里,何兰精心照顾着虎子,虎子会笑了,虎子会含糊发音了……每一个变化都让何兰兴奋,她对虎子的感情也越来越深了。在澳大利亚的欧达夫妇,也每时每刻都思念着自己的孩子。

  眼看半年时间马上就要到了,离欧达夫妇接孩子的日子越来越近了,何兰总是坐卧不宁,茶饭不思,她不忍心把虎子还给欧达夫妇,她决定悄悄离开。

  2009年11月,欧达夫妇来中国的前一晚,何兰让欧达夫妇看了一下虎子的视频,第二天便悄悄离开了。当欧达夫妇来到何兰以前租住的地方,发现人去楼空时,他们惊出了一身冷汗,于是赶紧拿出何兰之前签订的代孕合同,几经辗转找到何兰的老家,向她的父母讲明了事情的原委。

  听说女儿为人代孕生子逃跑了,父亲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。他对欧达夫妇承诺:“只要有女儿的消息就立即通知他们。欧达夫妇无可奈何,只好给何兰的父亲留了电话后匆忙返回湖南常德。他们到电视台和报社,刊出了大量的寻人广告,可是何兰像是人间蒸发了般,没有任何消息。

  争执未果,

  法院判决孩子归属父亲

  在外租房的何兰没有经济来源,生活越来越捉襟见肘,她想念着父母,又不好意思向人借钱。看见欧达的寻人启事后,她知道常德是不能住了,得赶紧回老家。于是,她连夜踏上了回老家的火车。

  回到家,见到久未见面的女儿出现在自己面前,何兰的父亲大发雷霆:“你真不知羞耻,我会被你气死。你为何要这样做?”可得知之前何兰陆续寄回的钱就是这笔代孕费时,他沉默了一会后,坚定地对何兰说:“你还是把孩子归还给人家吧。”“不,我舍不得他,我想带着他!”何兰像是下定了决心。

  第三天,何兰正在给小孩子喂奶,突然,一男一女出现在她面前,何兰懵了,原来是何兰的父亲悄悄通知了欧达夫妇。

无缘抚养权,为澳籍华人代孕的女孩败诉了

  看到欧达夫妇的第一反应,何兰本能地抱紧手中的孩子,欧达神色凝重地看着她:“你到底还是回来了,请将小孩子还给我们吧!”“不,我不给你孩子,我给你钱。”“给钱,没那么简单吧?我们不要,我们只要孩子。”“我真的给你钱,只是现在没有,要过一段时间。请看在孩子的分上,不要让我们分开吧?”何兰几乎是哀求了。“这肯定是不行的,我们要孩子,我们是签了合同的。明天,我们准备带走孩子。”“不行,小孩子现在不能走!”何兰大声喊道。“我们真的是不能生育孩子啊,否则我们会不要的,请你还给我们吧!” 欧达夫妇几乎是求她了,可何兰不为所动,她哭泣着说:“我要孩子,他是我生的。”

  2010年7月,出于无奈欧达只得一纸诉状将何兰告上了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法院,要求何兰将孩子归还监护、抚养权。他提出了如下的事实和理由:1、何兰只是一个代孕母亲,不具有生物学上的母子关系,而自己是孩子生物学上的父亲;2、有约在先,待小孩出生后即归自己抚养,何兰放弃抚养权;3、自己的经济实力能让孩子更好的成长,而何兰没有经济来源,且未婚,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和教育。

  在诉讼期间,欧达还向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法院递交了《代孕协议书》和《湖南天衡司法鉴定中心亲子鉴定书》,以支持自己的诉讼主张。

  受理此案的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法院的法官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第8条“依法成立的合同,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。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,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”的规定,对此判决孩子归欧达夫妇监护、抚养。判决做出后,何兰没有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上诉,所以,一审判决生效。

  欧达夫妇被迫无奈地打了一场本可不打的官司,当欧达接过孩子,让妻子把包里的10万元钱给何兰时,何兰执意不收,几次推让着退回欧达的手中。欧达几乎生气了,他硬将钱塞进了何兰的手里。

  欧达夫妇回澳大利亚的那天,在长沙黄花机场候机室里,何兰紧紧抱着孩子,她不停地亲吻着孩子,眼泪不断涌出,孩子懂事地帮何兰擦拭着泪水,欧达夫妇也安慰何兰:“我们以后会让他每隔两年和你见一次面。虽然我们不愿让孩子叫你‘妈’,但你可以是他最亲的阿姨,你和我妻子也可以干姐妹相称。这孩子是我们大家的。”何兰撕心裂肺地哭出了声,欧达也不由得哽咽了,他掏出手帕,递给何兰:“好妹妹,不要哭,希望你永远快乐。”(本文人物均为化名,谢绝转载。)

  幸福观点

  代孕,一个在我听起来还是有些荒唐的词。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,是每一个女人值得骄傲的事,可是代孕却让这个已为人母的女人怎么也骄傲不起来。虽然她是因为那样的窘境才不得不做出代孕的决定,可代孕之后一个传统母亲的心思在她这里展露无遗。从金钱关系到母子关系的转变,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个女人怀胎10月生下孩子后的那种不舍,可是当初签订代孕合同的黑纸白字却能割断这种不舍,因为在签订代孕协议的时候,她就注定不能成为这个孩子的代孕母亲。

代孕妈妈